男捅女

No Comment

“你身子好些了吗?”赫连九霄坐在她身边,关切的问道。

桑果推开他凑过来的大手,板着脸道:“别想岔开话题,说吧,我的身世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让你如此患得患失,又迟迟不肯跟我说出实情。”

小丫头还真的挺聪明的,赫连九霄刚刚问她身子如何,也不是想要岔开话题,那是真的关心,就被桑果这么给误会了,好不委屈,不过小丫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他知道是时候了。

“你觉得叶歆竹如何?”赫连九霄问道。

桑果皱眉,“你这个人真奇怪,让你说我的身世,你怎么总提别人啊,歆竹妹妹当然很不错了,能够教出她这样可爱的女儿,她的爹娘一定不一般吧。”

“果儿,看着我的眼睛,如果我说……叶歆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父亲,也就是当今的叶丞相,叶闲庭,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呢?”赫连九霄板正桑果的身子的同时,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希望借此给予她一些力量。

桑果吃惊地长大了嘴巴,当今丞相居然是她老爹?叶歆竹居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难怪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丫头亲切呢,她也是一样,想必这就是血缘的魔力吧。

“果儿?”赫连九霄见桑果愣住了,迟迟不肯说话,便轻轻的推了她一下。

桑果回神,“哦。”

“哦?”这下轮到赫连九霄诧异了,这么大的事儿,她就只回了一个“哦”字?他的小女人,未免也太镇定了些吧?

“哦怎么了?”

“不怎么,就是觉得你的反应太不正常了。”赫连九霄实话实说,苦也好,笑也好,总之就不该这么淡定,可桑果就是如此的淡定,你说奇怪不奇怪。

温馨小屋里的可爱粉嫩美女写真

桑果抿唇,“哪里不正常了,我虽然不是桑鸣澜亲生的,可是他却是真真实实伴着我长大的父亲,在我的心里也只有一个父亲,叶闲庭是丞相也好,是平头百姓也罢,既然他在我娘怀有身孕的时候休弃了我娘,那他就已经放弃了我这个女儿,所以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呢?”

赫连九霄心疼的揽过桑果,“你还有我。”

“我没事,真的,我没有不开心,我现在生活的很好啊,要说难过,我就是为我娘难过,明明被那个男人休了,还要用他的姓氏隐姓埋名,阿九,当年那个男人是因为什么休了我娘,你一定知道的,告诉我吧!”桑果冷静下来后,确切的说她一直恨冷静,不冷静的反而是赫连九霄。

“据我所知,这里面好像有什么误会,你爹跟你娘还是很相爱的,之后叶歆竹的母亲,也就是言行书的姑母,当时言家风华绝代倾倒半个京城的言家大小姐就跟你父亲发生了关系,之后,你母亲负气而走,可那封休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查探来的消息里,你父亲不曾写过这封休书,但奇怪就奇怪的是……”

桑果很快接话,“奇怪就奇怪的是,这个字迹确实是当今丞相叶闲庭的笔迹,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