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最新完整网盘

() “法斯特竟然就是这座城市里四个五级之一,竟然如此恐怖”

李枫走在上学的路上依旧不住地嘀嘀咕咕,刚刚那单单一拳的威力让自己记忆犹新。

五级职介,已经可以拿到称号。这座城市不大不小也算是远近闻名,传说一共有四名五级职介的人在此。

看各种文章是吹的天花乱坠,什么城市最安的靠山,以一敌百都是小看,轻易与上千上万的人对比。并且直接不同也有着不同的侧重点,单论点对面的战略级还是魔法师当之无愧。可惜这座城市并未有这种法师,连会长也不过是四级顶尖的水准迟迟无法到达五级得标准。

剑圣,是五级剑类统称的称呼。无论是玩重剑的还是耍单手剑的,甚至双剑、细剑等等都称之为剑圣。而粉碎,应该正是法斯特的称号。

似乎因为尊敬,所有报道上直接称呼为粉碎剑圣,因此对于这个名号李枫有所看过,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这就是瞳的父亲。

传说中这位使用剑身拍击,可以轻松拍碎各种石块。剑刃横扫,可以打碎任何坚硬的铠甲。因此所用剑也是无刃之剑,没有进行锋利的开刃。个人力气大,风格作战喜欢使用巨力重辉、大开大合的攻击方式,加之剑体的重量。

喜硬碰硬,不喜切割,怕开刃之后剑身就会过于脆弱,每次砍击易留下豁口,这样会大幅度加快武器磨损程度。法斯特所用也不是守护武器,是家族一脉传承的镇族之宝。相传这武器还有着相当的传奇故事,但那些李枫就暂时没有听过。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句话在法斯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好不威风。

这么一说,自己竟然敢接下这种人的赌约,还真是嫌命长。不过幸好是无限期的履行,虽说希望渺茫但还是

李枫挤在人群中央,脑子里还在浮想联翩,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自己的教学楼前。

魔法科的教学楼前聚集的人非常,哪怕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也好奇最神奇的魔法职业。

长发大白腿美女穿毛衣家中自在生活照

周围漂浮着的小小生物,墙壁上的魔法阵都在吸引着人们拍照留念。如若不是用栏杆隔离,还真有可能发生熊孩子随意乱摸的生命事故。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大家让一下,我们要上课了”

“切,明明初衷只是面对学生的家长,怎么来这么多凑热闹的”

李枫努力想教室内挤进,听到附近其他学生不断抱怨着。还时不时有自己班里同学的声音,看来大家面对的都是一样困境。

但周围的人们丝毫没有让道的意思,或者说人数已经多到一种程度,想让都没得让。不让走进教室内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先融入到楼内,这种疯狂的行为让李枫感觉到厌恶。

“原来在哪都有一批喜欢凑热闹的人,在哪也都会有一批素质差的人”

心生不满,如果说真的只是参观那完可以,但影响到自己正常生活那可太不行。如果自己是这里的原住民,现在就已经发火。可惜身份太敏感,只能忍气吞声。

若是猎虎在就好了,李枫叹一口气。以那个人的暴脾气,估计直接就会冲撞过去。不过他毕竟不是魔法科的人,也不是天天来这里。

起风了?

突然,李枫感觉到风从楼道口传来,并且一阵又一阵连绵不绝。在这烈阳照耀晴空万里的初夏,不是下雨前很难有这种突然起的风浪,除非…

李枫还没有想完,楼道中突然就狂风大作,风力直线提升。巨大的气流将众人直接掀飞,就像是狂风扫落叶一样,将楼前所有人吹开。一条通道就这样出现,中间荡然已无一人。周围大部分人都被吹倒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着。

“教学重地,诸位自重”

一人从里面慢慢走出,发出语气及其冷酷的声音。李枫认识此人,是旁边班级元素五班的班主任。记得同学们称呼其为烈风老师,应该是一种代号。和高原守一样的帅哥模样,修长的体型和美男子一样俊俏的脸,据说在老师中间也是经常酸到其他老师。可惜脸上有一道比较明显的伤疤,据说是再好的光系魔法也难以治愈。但没想到恰巧是这道伤疤,反而吸引众多女生称赞其“烈风老师好有男人味”。

李枫当时只能无奈的摇头,看脸的世界,在哪都是一样的。

不过调侃归调侃,这位老师还是相当负责。自己的炎冰老师主玩冰火两系,这位则是主玩火风两系。都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着相当的造诣,因此在学校中也是倍受同学们喜爱。

而现如今,整个人都冷着脸看着下面的一切,就好像是看垃圾一样的眼神。

“阿拉阿拉,烈风老师能够如此生气,我已经有三四年没有见过了呢。除非,有人对我可爱的学生动手”

再次响起的一个声音,李枫心中大喜,因为这正是自己的导师,厉炎冰的声音。

果然声音刚落,炎冰老师从教学楼里面出现。白色的手套拿着教材,扶一下眼镜同样冷漠的看着下面所有人。

“从前,开放日是为了向家长们展示成果所定。因为给家长制作临时出行证异常繁琐,加上仍旧会有黑市交易临时出行证,最后干脆这几天任意人出没从不设检查身份的巡逻人员。之后也陆续来到许多各界能人异士,给学生们带来相当多的思路。这本是很好的日子,但是逐渐被你们这群凑热闹的蝼蚁搅的一团糟。想看热闹可以,老老实实在一边观看,如果有任何出格的地方,其他的我管不着,在这个教学楼里我让他绝对出不去”

烈风老师依旧冷酷的看着下面,从声音中可以感觉到何种愤怒。

炎冰老师向前一步,随意打个响指,突然走廊两侧升起熊熊火焰。巨热的温度突然升起,吓得原本被吹倒在周边的人们连忙是向后挪动两步。

“烈风老师就不用操心,这点事用不着你来出手。其他在后面看热闹的老师也等着自己班里同学赶到就好,既然是展示学习成果,怎么也得随意展示一下,给这些看热闹的人一饱眼福对吧。”

炎冰皮笑肉不笑的说着,烈风在一旁点点头,不再过问什么选择离去。

“呵呵,你们应该庆幸是我出手。烈风老师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他的行为也不像我这样顾及那么多。他的名字为何叫这个,可不是和我一样出声就被起的名。当年附近几十座城池被烈风支配的恐惧,难道所有人都已经淡忘”

烈风,李枫突然反应过来。怪不得叫这个名,炎冰老师是家里无奈,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但烈风这二字绝不是老师出生时给起的,而是当时他的外号。

李枫看过关于这里的地区型传记,在比较新的记载中,二十年前有个名动一时的猎兵,那就是烈风。相传此人父母经商,路过一处偏僻小路时遭到狼型魔兽袭击。夫妻二人一路逃窜被追赶至某个草原,直到交通工具彻底没有一丝能源。绝望的二人将婴儿灌下安眠药藏在一处石头缝中,夫妻则是跑到狼面前大吼大叫引诱至其他地方。

后来,婴儿被某个猎兵队所救,并且在不远处发现婴儿父母的尸骨。猎兵队抚养婴儿长大,发现其有魔法的天赋便将抢夺而来的魔法书让他在闲暇时观看。猎兵无论是善是恶,只要是任务没有不能接的,在一次守卫村庄的任务中。面对远超任务情报的魔兽,就在抵挡不住时,长大到少年的婴儿突然蹿出,一手火墙紧接着吹气大风,将村庄外围连同所有魔兽给烧的一干二净。

村民们后来同样赖账,以村落外围被严重毁灭为由拒付报酬。猎兵们都不是讲理的主,他们也不会找任务大厅理论。而是直接从最外围开始抢夺,拿走符合的财产后走人。恐慌的村民们开始虚虚实实的散布这伙猎兵们的事迹,被严打恶劣猎兵的王国守卫军知晓,一番调查最终还是得到真相。最终因为多种原因,放弃了对这些猎兵的追捕,但烈风少年终究一战成名。

自那之后少年外号烈风,活跃在附近几十座城池之间。和所有猎兵一样,助人的杀人的活没有不可接,完成碰到赖账的就强行夺取,帮助了许多人同样得罪了更多人。

直到一次不知名的原因,找不到记载,只知道烈风所在的冒险队军覆没,仅有他一人逃出。之后再次失去家人的烈风独自存活于各个角落,几年间让无数人感觉到恐惧,同样让无数人感恩。

在之后,不知何时,逐渐失去了他的记载。由于这种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每年都要出上那么几个,也就没有人去专门研究他的动向。万万没想到,这位颇有传奇色彩的猎兵,现在就在自己所在的学校当老师。

的确,如果真的惹这种前猎兵发火,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炎冰老师某种意义上还是拯救了这些无知的看客。

“看来有些人已经反应过来,既然如此也不多废话,大家来了不就是想看个成果,那就给你们展示一下。现在我升起数道温度恒定1000的火焰之墙,所有学生用自己的办法穿越火墙,然后到达自己的教室。还有十分钟上课,时间结束我会撤掉火焰,其他人随意参观。但是不得发出声响,只要发出声响影响到任何学生学习,无论任何理由一律驱逐出去并记录不守信记录,所以大家一定不要拥挤哦。以及时间结束,未在教室里的一律按旷课处理。”

炎冰说完,又一个响指,紧接着中间再次竖起数道火墙,整片区域炙烤的周围人群是急速落汗。但谁又不想错过这场好戏,只能远远的看着,谁都不敢靠近,谁都不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