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生活app下载

在和众臣们定下了铁甲舰发展方向后,朱由栋用过晚饭,又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时间就到了晚上十点左右。

“方正化”

“皇上请吩咐。”

“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没有?”

“呃……”方正化掏出怀中的小册子翻了一下:“皇上,常驻仰光州的锦衣卫同知许显纯回来了,昨晚就求见皇上,奴婢因为那时候皇上已经睡着了就挡了驾。这会儿?”

“许显纯?”朱由栋拍了拍脑袋:“今天白昼在海边,朕好像是看到他了。只是身边人太多,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嗯,他是那种没有大事不会不报而回的人,赶紧的叫他来。”

“遵旨。”

过了一会儿,许显纯在方正化的带领下进了朱由栋在天津港的临时住所。君臣问礼完毕后许显纯立刻开了口:“皇上,臣这次没有先报备就回来,主要是因为在仰光港接到了一封信件。据携带信件的人表示,这是奥斯曼帝国的宰相易普拉欣*索科利给您的亲笔信。带信人表示,只有您才能拆开这封信件。所以,臣也只好把带信人给带来了。”

关于易普拉欣登顶的事情,同为穿越者的朱由栋当然有所感应。事实上那天因为时差关系,系统响应的时候北京城正是晚上。朱由栋那时候正在进行创造生命的活动,差点没把他搞得英年早逝……

在得到他的允准后,方正化把易普拉欣的使者也带了进来。

“尊敬的大明皇帝陛下,我是来自奥斯曼帝国的西帕西阿仆杜勒*瓦希德。敝国的大维齐让我向您致敬,并呈上一封他的亲笔信。”

“咦?使者居然会汉语?”

黄色汪洋里的爱笑少女

“惭愧,我虽然是西帕西,但早年其实是个商人。常年往来于巴士拉和新加坡之间。主要经营业务就是购买丝绸转运到帝国境内售卖。这和汉人商贩打交道久了,自然就会了一些汉语。”

“嗯,据朕所知,西帕西乃是奥斯曼帝国的骑士阶层,你一介商人……”

“大明皇帝陛下果然如敝国大维齐所言无所不知啊,万里之外,居然对敝国是如此的熟悉和了解。陛下,敝国大维齐在两河流域担任总督期间,我对其需要的军需物资给予了一定帮助,所以,被他仁慈的赐予了西帕西的头衔和一定的土地。”

“哈哈哈,我明白了。使者远道而来,辛苦了。正式的会见,我们回了北京再操办,现在,请使者先把贵国大维齐的亲笔信给朕一阅。”

说是‘给朕一阅’,但实际上这封信是不可能直接交到朱由栋手里的——他自己也很小心:天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专业的人才?万一天才般的在信件里弄个炸弹或者毒药呢?

所以,在方正化指挥手下的小宦官将新封小心翼翼的拆开后,朱由栋还戴上了厚厚的手套,然后才开始易普拉欣的这封信。

信件全文用英文写就,一方面是手写体看起来有些吃力,一方面是信件很长,里面又有不少专业术语,所以朱由栋看得非常吃力。等他看完的时候,书房内的座钟时针已经迈过了十二点。

除了礼节性的问候外,易普拉欣的信件大体是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是详细的向朱由栋介绍了欧洲目前的情况,由于大明此刻还没有把情报触手真正的伸入欧洲。所以,这封信件里的情报,对于朱由栋了解欧洲非常重要。

第二,则是奥斯曼帝国此时的情况。在这里面,易普拉欣对自己有别于其他穿越者的坎坷之路大吹特吹。但是朱由栋迅速的从中提炼出了关键点:简而言之,这位奥斯曼的穿越者刚刚上位,而且是权臣身份,根基非常不稳不说,还即将面临欧洲联盟的重大挑战。

有了前面两个部分的铺垫,第三部分的内容自然就出来了:我,易普拉欣,需要您的帮助!在目前泰国那位被您击杀,日本那位被您赶跑,而印度那位还没折腾个什么样子出来的情况下。目前,也只有您,能给我真正的帮助了。

具体需要什么帮助呢?易普拉欣说,苏伊士那地方现在还是一片峡谷,所以您的海军是来不了的。但是,您可以派遣您的舰队,护卫您的商船,为我运送大量的钱、粮食和药物,然后运送到西奈半岛的穆沙港。我会在那里紧急修建一条铁路,之后把你的馈赠转运入地中海。

至于说为什么要帮助,易普拉欣没有细说,朱由栋也没什么好想的:这反而是易普拉欣对朱由栋最大的尊重——只要穿越者智商在线,都明白此刻应该做什么。

当然,在第四部分,易普拉欣也明确的说了:东西呢,我不白要。根据这些年我的了解,您穿越前的职业可能是医师或者药师吧。我穿越前是学材料的。所以,如果您能给我帮助,我就为您提供无烟火药的配方,以及后世几种常用的炮钢、船用钢的配方。当然,我不知道您那边的科技树爬到什么程度了,如果这些东西都有了,我可以回答贵国科学家关于材料方面的一些问题,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最让朱由栋动容的,是信件的最后。易普拉欣说,如果您实在担心血本无归,那您可以派遣一位您信得过的臣子来我的身边担任侍从。在我实在无法抵抗双子的时候,您的臣子可以将我击杀,从而得到我天玑星的天赋——这是刺激商业发展,增加商人忠诚度的好东西啊!

信看完了,朱由栋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然后陷入了沉思。

虽说在易普拉欣的信件里,有意识的夸大了欧盟内部的不稳定。但是朱由栋已经身居大明顶端多年,早就能够透过字里行间看透真相:欧盟成立后,西班牙双子已经彻底占据优势,奥斯曼的形势危如累卵……

给奥斯曼输血,以求这位易普拉欣能够抵抗欧盟的时间更长一些,使得大明能够更多的时间修炼内功。

事实上,别看天启皇帝现在一言九鼎,但那是因为一方面他掌控了军队,一方面有整个东南亚来缓解国内矛盾。加之他的步子走得不算太急。所以这会儿国内形势看起来还算稳定。但实际上,大明要补的课还有很多,尤其是这么一个老大帝国,要把国力充分的调动起来,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说,需要的时间也很长——大明皇帝说起来是东亚一统,但实际上菲律宾作为西班牙的殖民地,就那么显眼的摆在那里,为啥不去动?仰光州的河对面就是西班牙的又一块殖民地沙廉,为啥也不去动?不就是因为他想先把国内的事情做好了再说么?

所以,支援奥斯曼抵抗双子,这个选择题好做。问题在于,如何支援,支援多少?

作为一个穿越者,朱由栋穿越前和国内的星月教徒打过不少交道。别看21世纪中东乱成一团,有些家伙做出来的事情人神共愤。但必须要承认,至少在17世纪这个时间,星月教是一种远比印度教先进、合理,其创造的文明也不输于基督文明和儒家文明的先进宗教。

这个教的问题在于,其内部分为逊尼和什叶。

什叶作为少数派,认为先知虽然不在了,但是《古兰经》这样的经典,可以通过现在在世的导师讲解给大家听,大家跟着导师走就行。谁是导师呢?当然是大阿亚图拉——安拉的显迹嘛。

而逊尼呢?是多数派也是保守派。他们对经典比较固执,是原教旨主义者。比如说,先知穆罕默德曾经说过,借贷是堕落的开始。这句话在七世纪的时候是没错的:那时候一个阿拉伯人向富商借贷,往往是他全家因为高利贷慢慢的沦为奴隶的开始。但是到了21世纪,还有少数星月教徒顽固的坚持这句话的原意,认为所有开银行的全都该杀掉,这就不对了嘛。

总之呢,这个教到了后面,什叶容易出政治强人,逊尼容易出极端。事实上,后世的极端,几乎都是逊尼里的某几个甚至某一个教派。

而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就是逊尼派。

所以,帮助奥斯曼的那位穿越者抵御欧洲的双子,为大明的发展、改革争取时间是必须的。但是这种帮助必须拿捏好度:给那位易普拉欣吊命可以,但真让他站稳了脚跟就不好了。

关键就是,这个度很不好拿捏啊。

想了一阵后,一阵倦意袭来,朱由栋就干脆的在椅子上睡着了。

一直竖起耳朵关注着房内动静的方正化,这时候才赶紧的轻轻进入房内,服侍朱由栋就近找了一个房间睡下了。

忙完这些,他出来对许显纯歉意的拱拱手:“同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fpzw